(原标题:3月23日18时至24日6时 天津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 )

记者从市疾控中心获悉,3月23日18时至24日6时,天津无新增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报告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国籍),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例(在院6例,其中重型1例、普通型4例、待分型1例;中国籍5例、法国籍1例)。

德国—NLP一家独大

 Marek 也做了另外一项分析,即根据论文研究课题进行相似性分析,得出一些有意思的结论: 

由于美国2019年的论文发表数量在所有国家和地区中占据了遥遥领先的主导地位,因而以下这张美国2019年论文发表数量统计图整体情况与各大机构2019年论文发表数量统计图差不多,谷歌依旧遥遥领先,而微软和CMU 依旧排在第二、第三。 

其中李纪为在七个会议上发表了论文,数量颇丰位列第一。 

 而企业同样是中国论文发表的一只辅助力量,其中百度、阿里巴巴是其中表现比较出色的企业,分别成立了科研性的实验室,近年来也发表了大量的科研论文。 

截至目前,全市现有疑似病例35例,累计排查密切接触者2767人,尚有192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论文发表数量是各机构中最出类拔萃的,排在第一,随后是蒙特利尔大学、Vector 人工智能研究院,分别排第二、第三。 

下图展示了2012年至2019年各国家和地区的论文发表总数,整体排名和差距情况与2019年各国家和地区的发表论文数量差不多。

3、八年争夺,微软、CMU总量第一,谷歌上升迅猛

 分析2019年各国家和地区的论文发表数量,这还是首次。不可否认地,下面这张统计图展示了美国在 AI 领域“力压群山”的主导地位,不过中国、英国、德国和加拿大在该领域所发挥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9、因崔斯汀的统计数据

4、Sergey年产33篇论文,刘知远25篇位列华人第一

在英国, 谷歌麾下的DeepMind 遥遥领先,其后是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爱丁堡大学、伦敦大学学院、帝国理工大学和阿兰图灵机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西湖大学张岳的论文发表在2015、2016年达到最高产,刘挺则是在2014年发表最多。 

在德国,达姆施塔特工业大学是论文发表数量最多的机构,尤其是在 NLP 领域,论文发表数量占德国论文发表总数的 2/3。罗伯特·博世有限公司总体论文发表数量排在第二,但 ML 领域的论文发表数量却是德国机构中最多的。 

另外中国在NeurIPS、EMNLP、ACL 等会议上的表现也非常出色,虽然可能不及在 AI 领域本就拥有先天优势的美国,但是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和地区。 

 论文的第一作者通常是论文初稿的写作人,实验设计的主要参与者以及实验的主要执行者。一般能够在第一作者署名意味着在论文里面的贡献比较大。下面让我们看看论文第一作者的情况。

 根据Marek Rei教授的报告结果,我们一一进行分析!

随后是萨尔大学、慕尼黑大学、图宾根大学、慕尼黑工业大学、马克斯普朗克智能系统研究所,分别排在第三至第第七的位置。 

在中国,高校是论文发表的中坚力量,排在前十的有九所高校,仅有一家企业。 

2、谷歌发文最多,清北排名前十

此外,北大的孙栩、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王威廉、腾讯AI Lab的Shuming Shi也不分上下,分别发表了21、21、20篇论文,排名前十以内。

几乎所有的会议都在2019年破了纪录,尤其是NeurIPS,曾指数上升趋势,根据数据显示其规模是最大的,而且领先AAAI接近300篇论文。当然,由于COLING和EACL在2019年没有举办,所以没有统计其数据。

“来贵州旅游享受“醉氧”的感觉。”提及贵州生态文明建设,贵州省人大代表、铜仁市碧江区委副书记、区长黄洪州如是宣传贵州良好的生态环境。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在此间举行的贵州省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显示,作为中国首批生态文明试验区的贵州,生态环境不断优化。2019年贵州县城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98.3%,贵州全省森林覆盖率达58.5%,地表水水质状况总体优良。

最后,让我们再来看一些有趣的数据:

我们还注意到统计中包括了西湖大学的张岳(18篇)、微软的高剑峰(18篇)、Caiming Xiong(18篇)、哈工大刘挺(17篇)、北大赵东岩(18篇)等。 

虽然在2019年由谷歌占据主导地位,然而CMU 和微软在 2012年至2019年整场“马拉松式”的拉锯战中遥遥领先。

事实上,贵州的绿水青山正在逐渐变成金山银山。因汞而生却又因汞而衰,曾经的“中国汞都”贵州铜仁万山按照绿色发展理念,将矿区废墟,治理成了绿意盎然、景观别致的全国典型区域土壤污染防治示范区,摆脱“矿竭城衰”困境,走出了一条资源枯竭型城市的绿色转型路。

7、中美差距,何止一丁点!

当前,贵州生态文明“金字招牌”越来越靓。贵州省社科院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芶以勇认为,天蓝地净水清是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基础,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从来都不是矛盾对立的关系,而是辩证统一的关系,生态环境保护的成败归根还取决于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

这里需要强调,由于中国学者英文重名现象比较严重,为了统计方便,列表中删除了Yang Liu这一作者,因为有多人用此名字对论文署名,导致难以分辨。这导致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刘洋教授没有被统计排名。 

相似性也可以应用到作者的分析上,下图的紧密度反映了研究者之间研究课题的相似性和合作频率。从图中可以看出秦涛(Tao Qin)和刘铁岩(Tie-Yan Liu)很近,这很容易理解,他们都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 

位列第三的微软周明,第四的西湖大学张岳、华盛顿大学的 Noah A. Smith 以及位列第六的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刘挺有超过90篇论文产出。 

如果我们再看下时间分段数据,我们会发现谷歌上升势头迅猛。虽然在 2012年至2016年,谷歌发表的论文总数要比CMU和微软的少得多,但是从2018年开始,它的论文发表数就开始远超包括CMU和微软在内的其他所有机构。

贵州也是长江上游地区唯一的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区,贵州国土面积中有65.7%属于长江流域,88个县市区中有69个属于长江防护林保护区范围,肩负着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责任和使命。

其中谷歌顺利占据了领先地位,在各个领域都发表了大量的论文。例如,在 ICML 上,谷歌发表的论文数量是紧随其后的MIT 的两倍有余。

值得一提的是,Marek 之前几年的统计中曾将DeepMind的论文也囊括在谷歌发表的论文之中,而在这一次则将DeepMind 的论文发表情况单独列出。 微软和 CMU 也发表了大量的研究成果,在所有会议上发表的论文数总量分别排在第二、第三。

近期,Marek Rei 再次发布2019年度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ML&NLP)领域的年度统计。 从其分析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ML&NLP领域到底哪家单位最狂(非谷歌莫属),哪些单位实例雄厚,哪位学者研究突飞猛进,以及中美之间实力差距如何巨大。

其中,中国机构表现最突出的清华大学,虽然论文发表数量在前几年中都一直较大地落后于国外机构,但在所有机构总体上升的趋势下,以高于平均上升趋势的幅度,终于在2019年拿下第七的排名,实属不易!

首先是机构之间的相似性,从下图可以看出,来自中国的大学主要集中在图的上部分,美国大学主要在图的右侧,欧洲则在左侧,企业在中间。因此可以看出研究课题即是非常具有区域性的,高校之间的相互合作受地域影响很大,而企业则相对就比较灵活。 

黄洪州补充说,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了游客,旅游让村民的荷包鼓起来了。同时,村民们发展现代山地高效生态农业以及在林中开展种植食用菌、中药材等生态经济作物,实现了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发展效益的双赢。

8、国际合作的多元化,中国还有待提升

境外输入第6例,女,18岁,中国籍,居住地美国纽约州。该患者3月21日从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乘CA982航班,于23日6:59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体温36.7℃,个人申报无疾病症状,经海关检疫排查发现并通报联防联控工作机制。24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市专家组确诊为我市第6例境外输入病例,分型待定。目前已转入海河医院,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

接下来我们来看 2012年至2019年的总体数据。 

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科学院、南京大学是论文发表数量排在第三至第五的高校,三所高校在 中国乃至全球 AI 领域扮演的角色同样出类拔萃,不仅有该领域的领军人物坐镇,如周志华等,还有为 AI 领域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如中科院计算所等机构。

贵州正在加快绿色化升级改造步伐,作为磷化工大省贵州于2018年首创“以渣定产”,并出台相关政策,按照“谁排渣谁治理,谁利用谁受益”原则,将磷石膏生产企业消纳磷石膏情况与磷酸等产品生产挂钩,倒逼企业加快磷石膏资源综合利用。2019年,贵州绿色经济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突破40%。(完)

而所有排在前列的机构都呈上升趋势,在2019年发表的论文数量都远比此前发表的论文数量要多。 

其中清华大学的武楚涵三篇文章发在了EMNLP上,北京大学的杨鹏程有五篇文章发表在了ACL上面。

2019年论文发表数量最多的机构是哪个呢?

 Gabriele Farina 是卡内基梅陇四年级的博士生,他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论文6篇,其中有3篇被NeurIPS收录。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著名学者Marek Rei 教授从2016年起,每年都会对ML&NLP相关的会议论文进行统计和分析,并一年一度发表分析结果,目前已成为该领域权威性的报告内容。 

5、八年期,Yoshua Bengio晋级第一,周明、张岳、刘挺华人前三

 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分别锁住了第一、第二的宝座,二者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同样不菲,是中国进入全球各机构论文发表排行榜前十仅有的两所高校,近年来对于 AI 领域的整体发展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和推动作用。 

滑铁卢大学是聚焦于 NLP 领域研究的唯一一所机构,而其他机构的论文大多数都发表在 ML 的相关会议上。 

贵州荔波县在石缝种植铁皮石斛,实现生态治理和发展效益双赢。刘鹏 摄

其他比较高产的作者分别是:卡内基·梅隆的Neubig、蒙特利尔的Yoshua Bengio。清华大学的刘知远副教授以25篇排名第四(华人第一),其次是微软亚研院秦涛研究员(24篇)以及其同事刘铁岩(23篇)。 

6、以一作之名,平均两个月可发一篇顶会论文

 这些年来,美国的论文发表数量都一直远超其他国家和地区,并且现在还在加速拉大这一差距。而中国则在拼尽全力与美国匹敌,如今也以不断增大的幅度领先于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而英国虽然在论文发表数量以及增长幅度上不及美国和中国,也还是牢牢锁住了第三的位置。

单独从各大会议会议上来看,中国在 AAAI 上的论文发表数量甚至与美国持平,可见中国研究者在 AAAI 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CMU 和微软在 2012年至2019年的论文发表数量完全相同,都为 1215篇论文。 排在两者其后的,是谷歌、斯坦福大学、MIT、IBM、伯克利大学、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 

也可以将相似性分析应用到国家和地区。不过鉴于每个国家都会有许多不同的主题,下面这个图可能更能代表它们的合作频率。中国居于右下角,距离较近的是新加坡、澳大利亚、日本等,但距离其他国家和地区就比较远了,例如与台湾、韩国、法国等的合作就不是很紧密。而美国和英国在国际合作上相对比较多元化。

 而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则是中国进入各大会议论文数总量前十的两所高校,分别排在第七、第九,这也说明了近年来中国高校在学术论文上的影响力日益攀升。 

值得注意的是,阿兰图灵机构由剑桥、牛津、爱丁堡、华威和伦敦大学学院五所大学领导,所有该机构的论文发表数据与其他几所大学有一定交叉,因此具体数据比较模糊。 论文发表数量排在前七的机构中,剑桥大学和爱丁堡大学主要聚焦于 NLP 领域,而其他机构则主要专注于 ML 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