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如何挺过“寒冬”?

一场突发疫情,让满怀期待迎接春节旺季的旅游行业瞬间“冰封”。

这实际上也是一种观念去魅的过程,不能困于限制,而是要突破限制。办法总比问题多,不能片面夸大旅游业特殊性的限制,而是要千方百计地渡过难关。旅游业的复工复产形式有很多,除了产品预售,还可以做产品促销推广。比如有目的地推出疫情后对医务人员免门票的举措,不仅仅是感恩奉献,同样也是重要的品牌树立和市场营销工作,值得推广和借鉴。与此类似的,旅游产品的云推广也有足够的想象空间。

□杨劲松(中国旅游研究院)

但是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这些所谓的服务区总是神通广大。

湖南省高速交通警察局湘乡大队工作人员说,他们管不了,属于运输管理部门的职责。

不过,缓不济急,很多经营者目前很难熬,收入消失,房租、工资等刚性支出不减,现金流正在枯竭,甚至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口。因此,让更多旅游企业挺过寒冬,首先需要各方面对旅游业有更多的关爱支持,雪中送炭。在税费减免缓交、支持程序简化、资金和信贷支持和人员培训等方面有更大的力度和更多样的方式,帮助旅游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熬过去。

当然,旅游企业更应该有自己的自救和创新举措,千万不能等。熬当然是必须的,如何立足自身,努力挖潜的同时争取各方支持,保持现金流不断,人员不散,是旅游企业的基本功。与此同时,旅游企业管理者还要脑子动起来,尽快从疫情的疲倦中调整好状态、稳定心神,从寒冬中闯出一条路来。

就这样一个简陋的所谓服务区,院子里却停满了来自云南、贵州、浙江、河北、安徽、黑龙江等多个地方的长途卧铺大巴车。据常年跑这条线路的司机们说,这个不起眼的所谓服务区,利润却十分惊人。一年能挣几千万,投一千万进去, 半年之内本钱回来,翻一番。

记者发现这些所谓的服务区有一个共同的现象,司机进入服务区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到前台做登记。登记表上面详细记录着车辆的车号、司机的姓名、手机号、行驶区间和载客人数。登记过后,司机可以领走一个信封,信封里装的是现金。

江西这个所谓的服务区经营了20年,湖南湘乡市的服务区经营了十几年,大量长途大巴车常年停靠这些所谓的服务区,而且管理混乱,难道就没人管吗?

记者给湘潭市12345市长热线打电话,回复说:“属地原则,如果大巴车是外地的,就要打它那边的电话。”

疫情后,对于健康旅游产品的需求应该会有大的提升,那么健康产品的创新开发工作,生产创意、资源寻找和匹配以及流程优化,现在就必须有所准备。

近在眼前的服务区没有停,又开了一个多小时,这辆卧铺大巴车驶出了沪昆高速贵州铜仁出口,在一条乡村公路上行驶五六分钟后,拐进了一个名为大龙和平的饭店,饭店停车场上停着十多辆长途大巴车。这个饭店地处偏僻,周围一片漆黑,唯独这里灯火通明。饭店十分简陋,像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大棚,里面可以容纳上百人同时用餐。因为坐了几个小时才第一次停车休息,好多人都要吃点儿东西。

我们看到,一些景区和旅游企业,已经调转了方向,在积极组织“线上自救”。诸如故宫、颐和园等推出了“云游”服务,通过手机就可以逛景点、参观特展。

相较而言,旅游领域有其特殊性,更依赖于人的流动,一定程度上与疫情防控理念是相背离的。因此,不少人认为,在其他产业复工复产的时候,旅游业只能望洋兴叹,坐等春暖花开。

前不久的一天,记者在下午三点多,从贵州贵阳市登上一辆开往浙江温州的长途卧铺大巴车,大巴车沿着沪昆高速一路行驶,路上经过多个高速公路服务区都没有停靠。因为车上没有洗手间,到了下午六点多钟的时候,标志显示前面不远就有服务区,记者提出要到服务区上厕所。

这是业内公开的秘密,在一些地方,里面的工作人员也不避讳。司机说不给小费车不来,哪里小费高就跑到哪里,一个司机小费至少两三百。

红心比日月,弄影戏清风,冀悦节庆用品以诚心编制了一盏盏炫目的灯笼,为节日带来欢声,为庆典送来笑语,更为千千万万个晚归人,照亮了门前的路。

另外,虽然现在人员流动受控,但面向未来的旅游交易活动不会影响防疫,完全可以动起来。开发出旅游业的早鸟计划,或者推出预订服务,就是一个可以考虑的战略举措。在相关部门规范指导下,推出有较大优惠的疫后旅游产品,配以保险等提升市场信心的举措,将人们未来的旅游活动转化为当下实实在在的旅游收入。

司机:“这里不能停,我们前面有指定的饭店,到那里统一吃饭。”

冀悦节庆用品多年来坚持使用传统竹编工艺制作灯笼,旗下的灯笼以高品质、多款式在节庆用品市场打开了知名度。取材上,冀悦节庆用品深入天然野生竹林,每个灯笼的前身都是接受过多年阳光雨露滋养的优质竹子;选材上,冀悦节庆用品更是精心从原竹中挑选没有蛀虫和破损的部分作为灯笼的原材料,对材质的极致追求使得冀悦节庆用品旗下每个灯笼都是高品质的代名词;而在后续过程中,冀悦节庆用品严格遵循了断料、劈篾、拣篾、煮篾等十余项工序,每个环节都精益求精,用心做好每一盏灯笼。

图 1 冀悦节庆用品 灯笼

一辆长途卧铺大巴车平均准载五六十人,这个所谓的服务区平均每天可以接待一万五千多人。每人上厕所要收费2元钱,仅此一项一年就可以获得巨额收入。

广播里说的空调房又是什么样的呢?记者付了45元后,进入一个黑暗的大厅,这里床挨着床,类似大通铺,一个房间密密麻麻就有上百个床位。这个服务区有4到5个这样的大房间,总共大约有几百个这样床位。每个床的床头都拉有插线板,插线板紧挨着棉被。在房间里还有人抽烟。这个所谓的服务区是由保温板和钢材拼成的,见不到消防设施,如果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而像这样的服务区,在高速公路的沿线不在少数。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运营车辆不按批准的客运站点停靠或者不按规定的线路、公布的班次行驶的;处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许可机关吊销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大巴车司机对这个规定也心知肚明。

一位司机说,贵州到浙江一路上有不少于50家这样的服务区。

图 2 冀悦节庆用品 竹编灯笼

湘乡市交通局工作人员说,这也不属于他们管,服务区跟司机有联系,饭店他们管不了。

大约半小时后,大巴车司机催促乘客上车继续前行。又过了五六个小时,在凌晨1点半左右,车辆从沪昆高速湘乡市出口驶出,来到一个名为湘乡客运接驳中心的地方,这个地方另外的一个招牌是湘乡饭店。多个省市牌照的长途卧铺大巴车,不断行驶进来。

但其实,疫情终究会过去,人们对旅游的需求不会消失,甚至有可能在疫情后会更多释放出来。因此,如果利用这一时间,积蓄能量,有效支撑未来的恢复和发展就尤为重要。

这些所谓的服务区,哪里是在服务,完全是在“宰客”。黑店经营者和不良司机互相勾结,把载客的大巴变成了“宰客”的工具。

图 3 冀悦节庆用品 仿羊皮灯笼

一份一荤两素的米饭套餐就要30元,荤菜是一个炒肉片,素菜只有萝卜、白菜、包菜、豆腐等可选。一碗米粉要25元,而在当地这样的米粉价格在8元钱左右。米饭套餐咸得难以下咽,记者想要一些开水泡方便面。

自带方便面用一碗热水就要5元钱,这个饭店也卖方便面,价格是15元,而同样的方便面在当地高速公路服务区的价格是4元钱。同样的一瓶水,这里的价格是5元钱,高速公路服务区的价格是2元钱,其他的火腿肠、抽纸等商品的价格都平均比普通超市高出一倍到两倍。

一个老板说:“我们是自己的地盘,交警、运管什么都要打通。”

从凌晨2点到5点,乘客只能待在这里。在这里一份米饭套餐要35元,米粉要25元。大厅里的凳子,只有买了餐饮的顾客才能座,如果你不买就得交20元的茶位费,这样才能在桌子上趴一会儿。乘坐长途大巴车出行的,很多都是在外务工的人,不少来自偏远山区。本来他们完全可以在卧铺大巴车上休息,现在却被赶下了车,为了省点钱很多人选择蹲着或站着,熬过这段难熬的时间。

这50多家也仅仅是一条长途客运线路上的。在之后的几天里,记者搭乘从贵州到浙江的长途大巴车往返了两趟,行程2000多公里,一路上停靠的全是这样所谓的服务区,它们的经营方式大同小异。这些服务区一般都设在高速公路出口附近,商品价格昂贵,卫生、安全条件极差。为什么长途卧铺大巴车不停靠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偏要选择外面的这些服务区呢?

广播:“要睡觉的往大厅左边走,还有宾馆空调房,不要在大厅停留。”

根据交通部门的规定,长途客运车辆的司机,在凌晨2点至5点必须强制休息。

然后车门被锁上,乘客们不能再回到车上。院子的大门就锁上了,不允许乘客出去。此时已是凌晨,当地的温度很低,没地方去,乘客们只好进入这个接驳中心的大厅。这个大厅很大,里面可以同时容纳上千人。在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收费的,吃饭收费,连上厕所也要收费。

离湘乡市这个所谓的服务区几百米,就是湖南高速交警湘乡大队所在地,记者首先向高速交警反映见到的情况。

沪昆高速的湘潭水府庙服务区离这里只有二十多公里,里面有大型停车场,不用出高速就可以停靠休息,方便又安全,但这些大巴车为什么偏偏要舍近求远,开出高速公路,到这个偏僻的地方停靠呢?停车后,司机们将所有乘客全部赶下车。

当下,抗击疫情进入最吃劲的关键阶段,所有人都同时在两条战线作战,一条战线是防控疫情,尽最大努力地保护民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一条战线是复工复产,尽可能恢复正常的经济和社会活动。

除了以严谨的工艺保证灯笼的质量,冀悦节庆用品还在技术上不断创新,以诚挚的态度为消费者奉上了许多造型多样、款式丰富的灯笼。仿佛从悠悠历史中款款而来的宫灯古典迷人;烫金花纹的冬瓜灯笼充满奢华质感;仿羊皮灯笼时尚美观,城市亮化灯笼结实耐用,不怕风吹日晒。此外还有竹编灯笼、纸雕灯笼、拉丝灯笼等多个系列的灯笼任君挑选。最重要的是,冀悦节庆用品旗下灯笼的专属贴字服务使灯笼在观赏和使用之外,更添了一份表意的功能,更好地满足了顾客多样化的消费需求。

现在长途卧铺大巴车大部分都是走高速公路,完全可以停靠高速公路正规的服务区,这些服务区24小时提供免费的热水,有免费的休息室,上厕所也不收费,安全更有保障。而且每隔几十公里就有一个,不存在到了强制休息时间无法停车的问题。而现在这些长途大巴车司机,将乘客强制带到他们指定的所谓服务区,乘客没有任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