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哈尔滨3月24日电 题:“脱贫保姆”五千里“送亲”到工厂

新华社记者邹大鹏、王建

“好日子不是等来的、盼来的,而是干出来的!”刘清战已上岗多日,他让“脱贫保姆”放心,一定要干出个样来。

“扶贫干部就是贫困户的亲人,‘送亲’路上不能少!”青冈县县长王磊说,最担心的是很多贫困户都没出过县,在外水土不服、技能跟不上要求。

为促进农民脱贫和增收,黑龙江省13个部门组成的农民工劳务输出工作专班,组织各地采取包车、包机、专列、专厢等“一站送达”方式,实现“点对点”精准输出。截至3月17日,黑龙江全省出省返岗务工农民人数已达57.2万人,占返乡总数的61.5%。

青冈县副县长冯晓东是随行“脱贫保姆”之一,他深知此行“点对点”劳务输出之艰辛,省领导送行时特意叮嘱农民工兄弟“照顾好自己、完成好工作、维护好权益、发扬好龙江精神,务工结束平安归来”。

大家高高兴兴地到不同工厂参观、培训、上岗,刘清战却遇上了烦心事。

车队行驶在吉林德惠,专班协调的当地交警引导护送,在空荡荡的高速路上成为一道独特风景。坐累了,刘清战就听听歌,看看手机和窗外风景。

2月18日,澎湃新闻从绍兴高速交警支队获悉,自2月15日推出“非接触式执法办案”以来,已用该方式对6辆车进行了违法处理。

“扶上马、送一程,要让这些农民工兄弟都稳住岗,脱贫战‘疫’不掉队!”青冈县委书记杨勇说,东西部扶贫协作“点对点”就业,破解了脱贫发展内生动力不足难题。

该办案模式采取先期引导网上处理、前端指导自助处理、远程在家可视化处理、现场院内院外连线处理等非接触式举措,既让群众根据自己不同的需求选择便捷的处理模式,同时避免同处一室的传统面对面处理模式带来病毒交叉传染。

299名务工人员中有112名建档立卡贫困户,每户还有1000元交通补贴和1000元生活补助。“咱真的没花一分钱。”刘清战放下了忐忑的心。

在交警护送下,车队直奔浙江几家企业,同行的还有人社局、劳转办及医护人员等九人组成的工作专班,负责一路协调对接和照顾务工人员。

大兴安岭南麓特困连片区的春风仍寒,热炕头上的刘清战却坐不住了——没活儿干,坐吃山空,再掉“穷坑”里就难爬出来了!

“这些‘脱贫保姆’真是实心实意帮咱。”刘清战进厂后,第一个月能挣到4000多元,“这回脱贫有底气了!”他说。

天色擦黑,大伙打开背包里的晚餐——一桶自热米饭,加水速热后饭香四溢。“俺这辈子第一次吃这种米饭,多亏有随行干部教大家弄,真不赖!” 夜里10点,车队停在服务区开始休息。

“部分复工复产公司的车辆此前未进行网上备案登记,无法网上处理交通违法。因此我们在疫情期间推出了‘非接触式执法办案’,避免现场窗口处理可能带来的交叉感染。这是临时性举措,将根据疫情发展适时取消。”绍兴高速交警支队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

今年2月底“摘帽”的青冈县,是黑龙江省最后一批退出的国贫县之一,至今不通火车。地少、田薄、多盐碱,外出打工是这个传统农业县不少乡亲脱贫的希望。

49小时,2600公里,黑龙江省青冈县41岁的贫困户刘清战,这辈子第一次坐“专车”出省打工。

因疫情防控需要,当事人不便前来现场处理,对除涉及资格罚、人身罚外的交通违法行为,经当事人提出申请,支队审核同意,可采取远程可视化操作模式处理。当事人可在家通过微信视频与窗口民警进行连线,接受调查询问、处罚告知,整个过程全程录音录像,处罚完毕后民警将法律文书邮寄送达当事人。

前端自助处理机处理——将自助处理机搬到营区外

从白雪皑皑的黑土地,到绿意盎然的江南,车队终于抵达。有的农民工因坐车太久心情憋闷、双腿肿胀,随行医护人员赶紧进行心理疏解和治疗。

二话不说,刘清战报了名。“爹,俺也想出去闯。”儿子软磨硬泡,刘清战犹豫再三,答应了。

为保障务工人员安全健康上岗,县里组织了免费体检,还有免费“专车”。“能有这好事?”刘清战最初还不信。3月13日,爷俩直奔县城,看到10台大巴车在县政府门前一字排开。

远程可视化处理——针对无法网上处理且不便到现场处理的当事人

“刚开始宅在家里挺乐和,心想着还能多陪陪娃,结果越往后心里越没底。” 受疫情影响,刘清战没活儿干了。他正愁眉不展,扶贫干部传来好消息,县里积极对接浙江企业,正在发布用工需求,贫困户优先报名。

“有些公司的驾驶员因为复工复产急迫,但又不具备网上处理和远程可视化处理条件的,会采取现场非接触式处理。”绍兴高速交警支队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支队下属的五大队已在营区外10米处搭建了简易集装箱改造的现场非接触处理室,室内设置测温消毒区、现场处理区,安装外网电脑和音视频监控。当事人在现场非接触处理室内与营区内的窗口民警进行视频连线,处理交通违法或交通事故,整个过程全程录音录像。视频连线结束后,窗口民警戴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手套等防护装备,到现场非接触处理室外将文书隔窗递入,当事人核对签字。窗口民警接收的材料用紫外线消毒。现场非接触处理室每日实行四次消毒,并通过音视频指导当事人自行消毒,确保处理室内安全。

刘清战家住青冈县民政镇文治村,家中有17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这几年刘清战去外县打工烧锅炉,每个月挣2000多元,是家里“顶梁柱”。

“按企业年龄规定,儿子要在另一个工厂上班,我放心不下,就想在同一个厂子有照应,哪怕赚得少点。”他提出的要求让“脱贫保姆”们措手不及。几番沟通走访,随行干部为爷俩联系了宁波帅特龙模塑制造有限公司,并签订了劳动协议。

一共299个农民工,每人一个免费“大礼包”,迷彩服、帽子、手套、双肩包、洗漱用品以及口罩、护目镜等防疫物资应有尽有,包里的食物足够吃两天。